搜索 解放軍報

軍娃妙佳和她的“兵爸爸”們

來源:中國軍網-解放軍報作者:王浩宇 鄭強龍責任編輯:王韻
2021-09-15 07:02

軍娃妙佳和她的“兵爸爸”們

■王浩宇 鄭強龍

父與女。

中秋節前夕,軍娃張妙佳度過了自己的9歲生日。放學後,小妙佳一進家門就坐在電腦屏幕前,開心地和“兵爸爸”們視頻通話。

自從張妙佳和新疆軍區某團10位“兵爸爸”的故事在電視上播出,每隔一段時間與“兵爸爸”們視頻通話,成了這個9歲小女孩的生活習慣。

像往常一樣,小妙佳給“兵爸爸”們展示了自己的學習情況——看到作業本上的一個個“小紅花”,“兵爸爸”們豎起大拇指;小妙佳在學習生活中遇到困惑,“兵爸爸”們傾盡所能幫她分析解答。

中秋節前夕,小妙佳的10個“兵爸爸”分別給她寫了一封信。

不同於以往,如今張妙佳的爸爸張敬剛經常陪伴在女兒身邊,一起與昔日戰友視頻通話。去年底,這位四級軍士長脱下軍裝,告別了他堅守16年的天路。

回到山東老家,老兵無比思念天路和昔日戰友。隔三差五,張敬剛就想和戰友説説話。在張敬剛看來,和女兒的這些“兵爸爸”們聊起青春歲月是件無比幸福的事。

老兵思念戰友、軍娃思念“兵爸爸”。中秋節即將來臨,這對父女的心早已飛上了喀喇崑崙,飛向那一條朝思暮想的天路。

希冀團圓,更期待着團圓。堅守天路,戰友就是家人,新藏線雖然遙遠,卻是一條温暖之路、連心之路。

——編 者

一年前的中秋,小妙佳的父親、四級軍士長張敬剛還在天路奔波。

再過不久,這位新疆軍區某團兵齡最長的汽車兵,就要脱下軍裝。這趟任務,是張敬剛天路征程的“最後一站”,也是他必須站好的“最後一班崗”。

一年後的中秋,張敬剛已經退伍回到山東老家。

9月8日,張敬剛一家三口與昔日戰友視頻通話。

陪伴女兒的日子温馨而平淡。大半年來,帶着女兒與昔日戰友視頻通話成為這位老兵最開心的時刻。

每週通話一次,時間定在週三放學後——這是張妙佳和“兵爸爸”們的一個約定。

只要沒有任務在身,副連長陳鵬都會召集戰友一起給“張班長父女倆打電話”。

“兵爸爸”們在營區給小妙佳打視頻電話。

9月8日,是小妙佳和“兵爸爸”約定視頻通話的日子。從學校接回女兒,張敬剛撥通了陳鵬的電話。

聊了不一會兒,趁着爸爸出門去買菜的時機,小妙佳把右手食指放到脣邊,輕聲説:“叔叔,告訴你個祕密,爸爸昨天看解放軍叔叔離隊的視頻,都看哭了。”

“你的爸爸啊,一定是想念天路了。”陳鵬憨笑着説。

陳鵬(左)與小妙佳通話時的情景。

兩年前,從軍校畢業後來到這裏的陳鵬,適應不了高原環境,一度情緒低落。“這條天路有‘魔力’,離開了,你一定會想念它。”在張敬剛的鼓勵下,陳鵬漸漸適應了高原的一切。

一次任務結束,張敬剛和女兒視頻通話,同在一輛車上的陳鵬也跟着一起聊天,一路上和小妙佳漸漸熟悉起來。

初識“兵爸爸”陳鵬,張妙佳才8歲。時光轉瞬即逝,陳鵬作為張敬剛的好戰友,也漸漸成為小妙佳最信任的人之一。在陳鵬帶動下,上士楊東東、王祥武、下士王永強等9名戰友也成了小妙佳的“兵爸爸”。每當張敬剛外出執行任務,給小妙佳輔導作業就成了這10名“兵爸爸”的“特殊任務”。

堅守天路16年,張敬剛陪伴妻女的時間屈指可數。妙佳小時候,媽媽朱雙雙常指着張敬剛的照片告訴她:爸爸守護着天路。等妙佳上了小學,每次放學看到小夥伴被自己的爸爸接走,小姑娘都會噘起小嘴。

那段日子,張妙佳細膩敏感,和爸爸打電話説不了幾句,就撲到媽媽的懷裏哭得像淚人兒似的。聽着女兒的哭聲,電話這頭的張敬剛心裏好像紮了“刺”。

張敬剛決定和女兒多交流。從那以後,任務間隙,這對父女的熱線再也沒斷過。張敬剛還把身邊戰友都拉上一起和女兒聊天。

妻子朱雙雙工作單位離家較遠,工作忙起來的時候,經常趕不上女兒放學的時間。她就拜託鄰居,把張妙佳從學校接回家。

一次,陳鵬在張敬剛與女兒的通話中得知,小妙佳獨自一人在家寫作業,又遇上了不會做的數學題,他當即通過電話幫助孩子。陳鵬講完數學題,小傢伙開心地告訴張敬剛:“爸爸,下次我還要向叔叔請教。”

隨着時間的推移,小妙佳與“兵爸爸”們越來越熟悉,每次和“兵爸爸”們通電話,小姑娘總要拋出幾道題“考考”他們。

那次,陳鵬帶隊出發,宿營兵站已是傍晚時分。可偏偏兵站附近的基站出現故障,沒有通信信號,電話打不出去。第二天一早車隊繼續趕路,到了下一個兵站手機終於有了信號,陳鵬趕忙把戰友們召集在一起和小妙佳通話。

電話接通,小妙佳的話特別少……那天,小姑娘從頭至尾臉上都沒有一絲笑容。掛上電話,陳鵬的心裏特別不是滋味。

不久後的一次,“兵爸爸”們又沒能按照約定時間打來電話,張妙佳就坐着等啊等,差點耽擱第二天的上學。

知道了這件事,陳鵬把幾個戰友召集到一起,根據大家的任務時間“排班”,讓大家輪流給小妙佳打電話輔導作業,確保“以後絕對不失約”。

上士楊東東喜歡看電影。那些寓教於樂的勵志故事,他能一口氣講上幾個小時。

楊東東發現,每次自己繪聲繪色講述一個人物故事時,小妙佳都聽得特別認真。“孩子聽得懂道理,我們給她講故事,也希望她像那些故事中的主人公一樣堅強、勇敢。”楊東東説。

有了“兵爸爸”們的悉心關愛,小妙佳好像變了一個人——學習成績穩居前茅,原本敏感脆弱的她變得陽光開朗。

那天朱雙雙加班,到學校接小妙佳時又遲到了。看到媽媽氣喘吁吁趕來,還沒等班主任老師説話,小妙佳就主動迎上去,揚起手中的一張試卷説:“媽媽,我考了滿分!”

那天晚上,朱雙雙把這個細節告訴了丈夫,張敬剛的內心欣慰又感動。

如今有了小妙佳的“陪伴”,“兵爸爸”們眼中的天路不再只有艱險和孤寂,他們在這條路上奔波,心中有了牽掛。有時,官兵們趕到兵站天已經完全黑了,想起遠方還有小妙佳的問候,大家的心都暖暖的。

不久前的一個週末,陳鵬和其他“兵爸爸”的微信對話框中,跳出了小妙佳寫的一篇作文——《我的“兵爸爸”》:“我有10個‘兵爸爸’,他們和我的爸爸一起在天路執行任務,當我感到孤單,‘兵爸爸’的笑容總能帶來陽光般的温暖……”

小妙佳還寫道:“爸爸已經離開了部隊,脱下了軍裝,他時常想念我的‘兵爸爸’,經常給我講起天路的故事……爸爸説的沒錯,天路是有‘魔力’的。我期盼着有一天,天路能延伸到我的家門口,把‘兵爸爸’送到我身邊。”

團圓,不僅是軍娃的心願,更是張敬剛這名退伍老兵的心願。張敬剛始終相信,相聚就在不遠的明天,也許很快,他就能帶着妻兒再上喀喇崑崙,一起去看看那條路。

那條路是軍娃和“兵爸爸”們共同守護的路,是一條象徵着幸福團圓的天路。

圖片由新疆軍區某團官兵提供

 
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