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解放軍報

孃的紅色木夾

來源:中國軍網-解放軍報作者:劉紹堂責任編輯:楊凡凡
2021-09-27 09:42

孃的紅色木夾

■劉紹堂

姜 晨繪

孃的傳家寶,是一個做鞋用的木夾。木夾用紅色棗木做成,經年累月被磨得光滑照人。説它是孃的傳家寶,是因為娘用這木夾做了很多對社會、對家庭有益的事。

母親當年常講,用木夾做軍鞋支前的事。那是1944年春季的一天,敵人在冀魯邊區進行拉網式大“掃蕩”。在我們村北鹼河灘的那場阻擊戰裏,八路軍一個連將從河北省鹽山縣小馬家據點出來“掃蕩”的幾十名鬼子大部消滅。

當時,身為民兵的父親,負責抬擔架護送傷員和犧牲的戰士。他們經過我家時,母親看到戰士們穿的鞋子大多都破了,有的用繩子一道道地捆着,還有人露着腳趾。更令人心酸的是,一位烈士竟只穿着一隻鞋!母親很痛心,回到家對我姥姥説:“八路軍戰士為咱拼命流血,咱得讓他們穿上鞋!”

説幹就幹,母親將家裏最好的一牀被子拆了,用粗布被裏做鞋底,用青色的被面做鞋面,又找來破衣服撕成碎塊,打成布夾子做鞋襯。

為把軍鞋做好,姥爺找了一塊棗木,請木匠做了一個納鞋底用的木夾。這木夾,在冀魯邊區的樂陵和鹽山交界一帶,是尋常老百姓家做鞋常用的工具。它由兩塊寬20多釐米、長約二尺多的木板組成,中間部位用鐵軸固定。納鞋底時,兩腿將木夾下部夾緊,木夾上部緊夾着鞋底,比起用手拿着鞋底一針一針去納,既省力又快捷。

在昏暗的油燈下,全家齊動手。母親納鞋底,縫鞋幫。姥姥識幾個簡單的字,也會畫些花草。她把柳樹枝燒成炭做筆,在鞋底畫上花草,寫上“抗日光榮”“殺敵立功”,再將用煮杏樹根水染成的紅線,沿着畫好的痕跡繡上去。姥爺在門口觀察動靜,一旦發現可疑情況,立即給屋裏傳遞信號,母親和姥姥就迅速把鞋藏入炕洞中。半個月後,軍鞋做了兩包袱。

當36雙繡着“抗日光榮”“殺敵立功”字樣的布鞋送到部隊時,戰士們向母親敬禮,紛紛表示:“穿上擁軍鞋,一定要多殺敵人!”那時,駐冀魯邊區的部隊領導龍書金、陳德曾誇獎母親,説她送的鞋能保障一個排。從此,母親成了我們當地小有名氣的支前模範。母親説:“多虧這木夾,用它做鞋又省力又方便。”意思是,功勞有這木夾的一半。

新中國成立後,這木夾又派上了新用場。

那時,家裏打油稱鹽的日常開銷,孩子滿月的份子錢,過年添置新衣和表達喜慶的鞭炮錢,差不多都是娘用這木夾做鞋賣掉掙來的。白天,母親去生產隊幹活,夜晚就在油燈下用木夾納鞋底、上鞋幫。

我記憶最深的是,我從小喜歡讀一些兒童讀物、小人書,所需錢大都來源於娘用這木夾做的鞋。我長大後,入了團,非常喜歡讀《中國青年》雜誌。那時,訂全年的雜誌需要幾元錢,可家中很難拿出來。母親最瞭解我的心,親切地安慰我:“有用,咱就訂!”她又連續幾個夜晚做鞋到天亮。那天,到集上賣了鞋後,母親一到家就交給我一份全年的雜誌訂閲單,我高興得跳了起來。再看看母親手上的老繭和血泡,我忍不住淚流滿面。

從一份份雜誌上,我認識了董加耕、侯雋、邢燕子,特別是認識了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雷鋒,從他身上學到了許多可貴品質,這對我的成長非常有幫助。

1964年12月,我應徵入伍。臨行前,母親又將木夾找了出來,接連兩個夜晚忙到雞叫,做出一雙結實的千層底布鞋和15雙鞋墊,每雙鞋墊上都有“當兵光榮”或“保衞祖國”的大紅繡字。

我從老家帶到軍營的物品,都與這做鞋的木夾有關。一是母親用木夾做鞋賺錢訂的《中國青年》合輯本,二是一雙結實的千層底布鞋和15雙鞋墊。

對於專刊雷鋒事蹟的《中國青年》合輯本,我經常反覆閲讀,將雷鋒的事蹟和日記,深深地記在腦海裏。母親不識字,還常託人給我寫信,激勵我“好好幹,要像雷鋒那樣做人做事”。

我休息時穿着母親做的千層底布鞋,心裏格外温暖。那鞋墊,班裏戰友每人一雙,每當訓練或執行任務碰到艱險時,戰友們都會相互打氣:“別忘了家鄉老人‘當兵光榮、保衞祖國’的囑託。”之後,大家立馬虎氣生生、信心百倍。

母親愛那木夾,因為它承載着艱苦歲月中的風風雨雨;我們愛那木夾,因為它將一位普通婦女的母愛,傳遞給了她的兒女。

這木夾,理所當然地成了孃的傳家寶,我們子女更是這傳家寶的受益者。

去年,小外孫入伍時,我又將木夾的故事講給他聽,期望他也當一個不負新時代的好兵!

 
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